要闻导读

军委十九大后首次开展训练监察 突出备战打仗导向

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7-11-17 | 阅读次数:

军委十九大后首次开展训练监察 突出备战打仗导向

 
  1116日《解放军报》报道:根据中央军委批准的《二〇一七年军事训练监察安排》,从1113日开始,军委训练管理部会同军委纪委等部门,组织人员分赴东部战区、空军某训练基地和各军兵种机关,展开战区联合训练和军兵种战役训练监察。
  军报介绍,这是十九大召开后全军首次开展的训练监察,也是首次对战区和军兵种本级实施训练监察。
  据军委训练管理部领导介绍,此次监察的根本指导和任务是,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,积极响应习主席“在备战打仗上有一个大的加强”“在全军兴起大抓军事训练热潮”伟大号召,重点对高级指挥员和指挥机关研战谋战懂战、演练设计紧盯作战任务未来战场、战区军种指挥融入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系、按照实战要求设置训练环境特别是网络威胁和电磁干扰条件、训风演风等情况进行监察,推动破除和平积习、创新战争和作战筹划,促进战区和军兵种实战化军事训练持续深入发展。
  军报报道称,军委训练监察组刚到东部战区,便嵌入联合战役指挥研练活动中,综合运用听取介绍、座谈谈话、调阅资料、问卷调查、临机抽考、观察评估、发公开信、受理举报等方式开展全方位监察,所到之处、所查内容,无不突出备战打仗的鲜明导向、贯穿问题导向的强烈意识。
治军必先治训。治军必先治训。
 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,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,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标准,向能打仗、打胜仗聚焦。扎实做好各战略方向军事斗争准备,统筹推进传统安全领域和新型安全领域军事斗争准备,发展新型作战力量和保障力量,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,加强军事力量运用,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,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、全域作战能力,有效塑造态势、管控危机、遏制战争、打赢战争。
  “政事儿”(微信IDxjbzse)注意到,针对军队的训练监察工作,在全面启动的三年多时间里,对全军进行10多个波次的督政、督法、督效、督纪,搅动了军队实战化训练的“一池春水”。
  20141月,原总参谋部下发《关于开展军事训练监察的通知》,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着眼推进训练与实战一体化,探索形成“综合监察、专项监察、受理举报”的军事训练监察路子,采取任务统筹、两级联动的方式,全面部署展开军事训练监察工作。
  两个月后,“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”,这一新的军队工作机构成立。
  20143月,中央军委印发《关于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提出要把建立军事训练监察制度作为一项重要改革任务。此后,还制定了《新形势下军事训练法规建设实施方案》,修订了《军事训练条例》。
  三年多时间里,多轮训练督察在军中展开。
  2014年、2015年,原总参谋部对44个师旅级部队和30所院校、各军区军兵种对426个师旅级部队和院校进行监察。
  军改后,军委训练管理部成立。
  20161月的国防部新闻发布会介绍:调整组建军委训练管理部,有利于加强对全军军事训练的统一筹划和组织领导,有利于加强部队和院校管理,使军事训练与部队管理紧密融合,更好推进实战化训练和依法治军、从严治军。
  当年,中央军委和战区、军兵种两级机关,均设立训练监察部门,军事训练监察体制正式确立。
  从20164月开始,军委派出训练监察组,共对3场战区联合演习、9场军种演习演练以及31个军级以上部队和19所院校实施监察;各大单位组织对20场重大演习和91个师旅级以上单位进行监察。截至201611月,共查出81523个问题。
 
  201611月,中央军委再次印发《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》,对落实实战化军事训练提出刚性措施,作出硬性规范;12月,军委训练管理部又印发了《军事训练监察清单(试行)》,针对军事训练中指标软、内容旧、能力弱、形式虚、训练假、治训松等与实战要求不符的问题,以表格形式将监察类别、项目、标准和依据逐条列出,其中1661项工作203条监察清单。
  至此,军事训练监察制度,有了规范化的监督依据。
  那么,都由谁来监察军事训练呢?
  “政事儿”(微信IDxjbzse)注意到,今年6月,新华社发文透露了这些军事训练专家的头衔——军委军事训练监察员。
  当月,共有107人被军委训练管理部聘为首届军事训练监察员,对全军军事训练实施动态监察。
  报道披露,他们来自全军和武警部队,采取大单位遴选推荐、机关多部门审核、呈报军委审批的步骤组织遴选,经过纪检部门和检察院的审核,覆盖军事、政工、后勤、装备、纪检、审计等各个领域,监察组名称统一为“军委军事训练监察组”。
  曾有报道介绍,监察员执行任务时,“所到之处,不打乱秩序,结合院校部队正常的教学训练安排,综合运用听取介绍、座谈谈话、调阅资料、问卷调查、临机抽考、观察评估、受理举报等方式开展全方位监察。”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《解放军报》曾将军事训练监察,比喻为“杀威棒”。
  事实上,监察人员的确起到了“杀威棒”的作用。
  今年初,军委印发《关于28起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的通报》;军委训练管理部、军委纪委联合下发《关于对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的通报》。《通报》共涉及57个单位、99名干部,39个单位、58人向上级作检查,14个单位、7人被通报批评,23个单位、8人被取消评先评优资格,16个受到党纪军纪处分。其中,有军级单位、副战区级单位“榜上有名”,给全军警醒震动。